医院文化 - 神秘部队的神秘军人
神秘部队的神秘军人
--记西安医学院附属汉江医院转业军人王法先

医院文化  加入时间:2017/8/23 13:48:38  adminhjzgyy   点击:552
1968年2月,刚满18岁的他,如愿以偿的当兵了。和许多入伍新兵一样的是,他无比的激动;和许多新兵不一样的是,他被分配到了秦岭深山的一个神秘的部队。从此,开始了他神秘而又神圣的军旅生涯。
王法先
 
在秦岭大山深处,有这样一座神秘的军营——解放军某某基地。这个基地蕴藏着神秘的战略武器装备,这些神秘武器彰显着中华民族的国威,也是向世界展现我国军威最有利和最强劲的武器。它的安全级别,是我军甚至我国最高的。而他有幸成为了这个特殊基地的建设者和守护者。由于他的聪颖、机灵、勤奋和肯干,当兵一年就入党,两年就提了干,当上了基地保卫处见习干事。这在部队,即使是在战争年代也是极其少见的。
在提干后的近十年间,他在基地的工兵部队和工程部队先后任排长、副指导员、指导员、政治处保卫干事等职,参与并指挥了基地的工事、武器库和道路等特殊工程的建设。1981年4月后,他先后被任命为某特装团运输团政处保卫干事、保卫股股长等职,开始了他更加神秘而又神圣的军旅生涯。
提起他当年的部队生活,说到那些事迹,往事似历历在目,依旧让他心潮澎湃,激动不已。
 
那是1981年的8月20日,暴雨突发特大洪水,毁坏了一切通讯设施,位于陕甘交界的某特装运输部队无法与基地取得联系,心急如焚的基地首长急派他带领一名士兵前往该部队探查灾情。由于部分道路损毁,他们通过火车、汽车、步行接力绕行,辗转到达部队。到达之后发现营房设施严重损毁,部队官兵的生命受到严重威胁,特殊装备仓库岌岌可危,需要紧急返回总部报告灾情。然而,更大的暴雨使该地区和途经的某县全境遭受了百年不遇的灾情。当他走到该县某镇时,到处都是山体滑坡。泥石流和洪水毁坏了几乎所有的铁路、公路和人行道路,那惨景好似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一样。
 
为了及时复命,第二天清晨,他带领着战士在不断有山石滚落几乎无路的山间艰难地跋涉。时而在悬崖攀爬,时而在没膝的淤泥中趟行,时而学动物“四脚”爬行,时而坐在地上顺山坡滑行。饿了,捡点被洪水冲到岸边的还没成熟的玉米充饥;渴了,捧几捧混浊的泥水喝下。他们翻山越岭,用了整整三天时间终于翻过秦岭大山,把灾情报告给了基地总部,连通了基地和受灾部队的通讯。
基地与上级取得了联系,紧急派出了直升机和部队对受灾部队实施了及时救援。派去的一个抢修道路的连队为了执行任务,有五名战士因此而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但所有特殊装备和守卫特殊装备的官兵都得救了。
1982年,为了加强特殊装备的保卫和运输工作,他随特殊装备运输团团部一起迁往陕甘交界处。从这时起至1985年12月转业前的三年多时间里,他更是行踪诡秘,神出鬼没,常常几个月不能与家人和亲戚朋友联系。因为他在执行特殊装备的运输任务,这些运输任务是国家的最高机密,关系到国家的安危和民族的命运。从秦岭深山到西北边陲,从青藏高原到东北小镇,他直接参与了代号为“59-06”、“59-07”和“59-08”运输任务安全保卫方案的制定和组织实施。这些有着国家一级安全保卫的专列运输任务,其安全保卫级别与国家领袖的安全保卫级别相当,其专列运输的是什么,连所经之处的省级领导都不知道。 
1985年,因家庭原因不得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部队。转业后的许多年里,他都保守着这些秘密,从未向任何人提起过。直到近些年来,我们国家的特殊装备越来越多,越来越先进,对全世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他才有机会讲述他那些神秘而神圣的工作经历。然而,出于职业的习惯,他仍然不肯说出那些神秘部队的具体位置和特殊装备安全保卫工作和运输的具体细节。
                                    (王法先口述 杨静整理)
王法先,男,1950年6月出生月四川南江。1968年2月入伍,中国人民解放军二十二基地警卫营战士;1969年11月任班长;1970年5月任基地保卫处见习干事;1973年11月任工兵四连排长;1976年12月任工兵二连副指导员;1979年12月任基地工程建筑大队二连指导员;1980年5月任建筑大队政治处干事;1981年4月调任基地特装运输团政治处保卫干事;1983年10月任特装运输团政治处保卫股长;1985年12月转业至在西安医学院附属汉江医院(原汉江职工医院)至今,历任党委办公室干事、团总支任书记、办公室任主任、纪委任副书记等职。

版权所有2009 西安医学院附属汉江医院  地址:陕西省汉中市汉台区河东店镇  电话:0916-2293666

陕ICP备09017249号



技术支持: